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» 热点专题 » 廉政建设 » 上层声音

不求名而名自彰

字体 发布日期:2019年05月29日 14:55    浏览数:次   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

一位作家说过:“出名要趁早。”但对于老兵张富清而言,出名可是够“迟”的。先后荣立一等功三次、二等功一次,被西北野战军记“特等功”,两次获得“战斗英雄”荣誉称号……张富清获得过如此之多的荣誉,然而老伴不知道,儿孙不知道,外人更不知道。直到2018年底,因国家开展退役军人信息采集工作,94岁高龄的张富清拿出证书奖章,这才“意外出名”。

“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”李白《侠客行》中的诗句,成了张富清事迹的生动写照。战争年代,枪林弹雨冲锋在前,立下赫赫战功;和平时期,扎根山区为民造福,将荣誉封存。这样的人,不正透着一种“侠之大者”的风范吗?

历史的悖论在于,越是那些“不求名”的,越是可能“名自彰”;越是那些善于“缩小”自己的,越是可能变得“伟大”。张富清,这个在战争年代“留下满身伤疤、脑震荡、胃病和一口假牙”的人,这个在离休之后把生活需求压缩到“面条、馒头、白开水”这种极限的人,一经走进人们的心里,就很难再被忘记。

硝烟散去,英雄退隐。在祖国大地的各个角落,多少像张富清一样的英雄老兵,封存了血与火的记忆,封藏了功与名的光环,转身成为一名默默无闻的建设者。在他们的心中,祖国安宁就是最高的荣誉,人民幸福就是最大的功名。他们可能不会像张富清那样“意外出名”,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他们的名字,但是在我们的心里,必须也必然会给他们留一块位置。正如莎士比亚所说:“玫瑰即便不叫玫瑰,也会芬芳如故。”

人生的每次选择,身份的每次“转场”,张富清考虑的从来不是“我需要什么”,而是“党需要什么”“人民需要什么”。转业到地方,他的职务上升很慢,直到离休还是副科级。但他说,职务是组织上考虑的问题,组织把他放在哪里,他就和群众在一起干到哪里。他把战时的生死都看得风轻云淡,这些功名利禄也就不能令他心存纠结。什么是不忘初心?什么是赤子情怀?张富清用行动给出了最好的答案。

与之相较,历史和现实中还有另一种人,不但不会深藏功名、看淡利禄,反而刻意自我包装、自我吹捧。《魏书·崔挺传》中记载:北海王元详担任司徒、录尚书事,主管官员的选拔,很多官员争着夸大自己的成绩,希望借此升官。崔挺却一句也不说。元详对他说:“你的考级并没有提升,你也应该递上一份东西,我为你申请。”崔挺说:“官阶品级是大事情,考察官吏政绩也是国家恒久法典。对于不顾脸面、‘自炫求进’的人,我耻与为伍。”

现实中,也不乏这种“自炫求进”者。有的动不动就打造个“亮点工程”,企图引起领导重视,造成舆论关注,为职务升迁“铺路”;有的添油加醋、虚报政绩,为立功受奖“加分”……实际上,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这种“自炫求进”的人,往往得不到什么好名声、好口碑,也难以得到大家的真心拥护支持。

追求“无我”,才能找到“真我”;跨过“小我”,才能成就“大我”。其实每个人的一生,都会像张富清一样,面临一连串的得与失、轻与重、多与少的选择。而你作出什么样的选择,最终定义了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如果能永葆一颗淡泊之心、赤子之心,就能像张富清老人那样,不论生活好坏、官职高低,都能笑得坦然、笑得灿烂。

关键字: 我要纠错 定制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信息